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佬都爱我 [快穿]_ 145、轮椅大佬07-

时间:2021-07-08 16:0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开花不结果小说大佬都爱我 [快穿] 145、轮椅大佬07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145、轮椅大佬07 ...

    春雷阵阵, 雨势渐大, 掩盖了林中的厮杀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惨叫连连, 鲜血被雨水冲刷, 汇聚成一条条血水,慢慢渗入地里。

    凌渊和柳行风两人引走了大部分黑衣人,剩下几个由护卫对付。

    姜芮和凝香不会武功,躲在马车下, 暂时安全。

    顾小姐和顾小公子躲在另一架车中,顾小公子被吓得鬼哭狼嚎, 突地横空飞来一柄利剑,直直插入他耳边木头里,就见他眼白一翻,浑身颤了几下,身上散出一股尿骚味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姜芮凝神关注战况, 敌人一共三十来人,光光围攻凌渊的就有十几个人,虽然他武功高强, 内力浑厚,但坐在轮椅上, 到底不够敏捷,双拳难敌四手,慢慢被逼至崖边。

    那场景看得人心惊, 他倒仍是不慌不忙,出手既稳又准,一剑一个。

    柳行风一人对付七八名魔教妖孽,本就有些捉襟见肘,又要分神照顾表弟表妹,实在苦于应付,身上已受了多处伤,他看见凌渊处境危险,却又帮不上忙,一时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开春下过几场雨,土地疏松,悬崖经不住十几个人的重量,在无人注意到时,慢慢裂开几条缝。

    姜芮正关注那边,见状立刻出声:“庄主小心!”

    但为时已晚,凌渊击杀了最后一名黑衣人,还来不及离开崖边,整个人连同轮椅被大股流泥带着倾泻而下!

    “凌兄!”柳行风惊呼,悲怒之下,出手越发狠绝。

    却只听得一声呼哨,那群黑衣人似得了什么信号,如来时般迅速退去,留下一地同伴的尸体。

    姜芮跑到悬崖边往下看,因山林里白雾缭绕,几丈之下的景象就看不清,不知下面到底有什么,也没发现凌渊的踪影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并不仅仅是在担忧凌渊的安危,同时也感觉这件事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她见过凌渊另一面,虽然当时他没出手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的身手绝不止今天表现的这般,落崖之前,以他的能力明明能够自救,却不知为何,放任自己掉下去。

    难道他另有目的?

    如果落崖是他有意所为,那今天这场突袭,是不是也不如看起来那般简单?

    “凌兄!”柳行风一瘸一拐跑到悬崖上,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姜芮也跟着一起喊:“庄主——”

    回应两人的,只有山野间阵阵回声。

    柳行风坐在地上,狠狠捶了几下地面,而后抹了把脸站起来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不容乐观,虽然敌人已退,但他们这边,凌渊落崖,生死不明,一群护卫死的死伤的伤,他自己身上也有多处伤口,队伍里还有女子和小孩,要是那群魔教妖人又杀回头,他们根本没有抗击之力,现在只能连雨赶路去搬救兵。

    “三娘,走吧,我们去找人来救凌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姜芮摇摇头,“柳少侠带着大家回去疗伤,再让人来救庄主,我现在就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行风一惊,忙阻止:“荒郊野外,你一名女子如何保证安全,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柳少侠关心,不过我主意已定。”她返身回到马车里,在凝香欲言又止的注视中,拿了几瓶伤药、干粮和火折子,打成个小布包背在身上,又从一名黑衣人尸体上捡起一把匕首,插在腰间,最后捡了根木棍,顺着崖边一条陡峭的小路,攀着藤蔓慢慢往下走。

    柳行风怔怔看着她坚定的背影,竟无法出口挽留。

    他似乎今天才算真正认识她,一名小小厨娘,一个孤身弱女子,却比多少所谓七尺男儿勇敢果决,比多少满口江湖义气之辈更懂得恩情大义。

    春天草木生长旺盛,姜芮用木棍探路,一手抓着路边的草叶缓缓向下移动,凌渊落崖那处虽然是峭壁,但山崖两边却有陡坡,她如今就是沿着陡坡往下走,路况十分不好,与她而言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一刻钟,向下还是看不见谷底,向上看看,一片白茫茫,也望不见崖顶,又走了一刻钟,忽然听见潺潺水声,原来底下有条小溪。

    云雾只缠绕在山腰,谷底视野一片清明。姜芮站在溪边判断了下方向,沿着溪流向上游慢慢寻找。

    在一处乱泥堆边,她发现凌渊的轮椅,四下望望,却不见他人。

    “庄主——庄主——”姜芮将手圈在嘴边呼喊,山谷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回音。

    凌渊此时靠坐在一棵树下,刚才落崖,崖顶至谷底距离太远,为了安全着陆,他耗费了不少内力,经脉中的毒素又有反噬的迹象,他断定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寻他,正要放任其蔓延,忽然听到有人唤他,听声音似乎又是那名厨娘,一时间倒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腿,因为自小练的是一种诡异的功法,虽能在短时间内练至大成,经脉中却会产生大量毒素,功力越深,毒素越多,到最后会使人失去理智,成为只知杀戮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大仇未报,自然不能让自己变成怪物,因此耗费精力,将毒素压制在双腿以下,平日要靠轮椅出行,只有在准备出手时,才会将其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眼下他的内力已经消耗不少,若又要分出一部分来压制毒素,必定比平常更加艰难,可若不压制,一会儿那小厨娘寻过来,难保不会发现他的异常。

    眉心渐渐皱起,凌渊在心头嗤笑,他原笃定今日不会有人来寻,也并未因此产生什么失落忧伤的软弱情绪,就算是与他交情最好的柳行风,此刻也不会放下一切来寻他,没人来才是他想要的,他知道如何应付所有孤身一人的状况,有人倒成了烦恼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没想到,来的不是他的好友,不是他的手下,而是一名厨娘。

    其实一个小厨娘,若要想她成不了烦恼,有的是方法。

    这一双手,早不知沾了多少人命,哪还在乎多一条两条。

    呼声越来越近,凌渊却看着自己的手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姜芮已经觉察到凌渊在哪,仍做无所知的模样,四下寻找着朝那个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在想一件事,那就是凌渊会以哪张面目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依她的观察,凌渊应该是练功时出了问题,有点类似于走火入魔,因此坐着轮椅和戴着面具时,行事气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而他表露在人前的是鸣山庄庄主这个身份,显然暂时还没有人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,若待会儿她正好撞见他不正常的样子,不知他会如何处置她?

    如果他想对她下手,那她只能先一步出手了。

    姜芮甚至在心里盘算着,把凌渊敲晕带走囚禁起来,慢慢给他治病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庄主!”她终于看见坐在树下的凌渊,欣喜跑过去。

    凌渊缓缓抬起头来,面色有些苍白,不过嘴角微微勾着,神色依旧温和的样子,看见她颇为惊讶,又不赞同道:“柳贤弟怎么能让你独自一人下来?”

    瞧他的模样不准备暴露本性,姜芮便一脸惊喜道:“柳少侠受了伤,府里的护卫也都受伤了,他带大家去疗伤,再找救兵来找庄主,只有我没什么事,留在上面也帮不上忙,所以自作主张下来寻庄主。庄主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凌渊微微摇了下头,“一点小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姜芮将身上的小包解下,摊开在他面前:“这是我从车上带来的药,不知道有没有庄主用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凌渊看了看那些伤药,拿起一瓶金疮药,解开衣襟,只见他肩上不知何时竟被戳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姜芮低呼一声,顾不得回避,忙又找出一团纱布,等他将金疮药撒上之后,就将伤口细细裹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另外一些小伤,凌渊没去管它,他抬头看了眼天色,对姜芮道:“趁现在天还算早,你按原路返回,到了崖顶后一路往东走,天黑之前可以抵达崇安城,你带着这枚玉佩,到城东最大的当铺,自然有人接待,让人安排你回鸣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那庄主呢?”姜芮瞪圆了眼。

    凌渊笑了一笑,“我已经没有大碍,最晚明后日,柳贤弟会带人来寻我。之后一路必定要奔波,武林盟又都是一群打打杀杀的人,不适合你跟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姜芮只管摇头,“我不会丢下庄主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不是讲义气的时候,况且你一个姑娘家,夜里在这荒郊野外就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庄主不用吓我,说了不走就是不走,你就算要罚我不听话,也得等离开这里才罚得动。”姜芮固执道。

    凌渊微微挑了挑眉,瞧那一夜,面对周老八那群人的欺负,她尚且不敢多说什么,他原以为她必定胆小怯懦,现在看着未必是那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若果真胆小,那时候在竹林里看见他,怎么敢靠近,现在又怎么敢一个人,就爬下悬崖来找他?

    但叫人想不明白的是,她为什么会来找他,因为忠心?

    这未免有点好笑,他花精力培养的手下,对他都未必有多少忠心,府中随随便便一个厨娘却忠心耿耿么?

    一旁茂盛的草丛里,忽然传出一阵草木被踩倒的动静,听声音,来的似乎是一只体型不小的动物。

    姜芮立刻紧张道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凌渊侧耳判断了一下,轻轻一笑,将她拉到身后:“莫怕,是午饭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灌木丛中忽然冲出一头黑皮大野猪,满身钢毛,铁齿獠牙。145、轮椅大佬07 ...

    春雷阵阵, 雨势渐大, 掩盖了林中的厮杀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惨叫连连, 鲜血被雨水冲刷, 汇聚成一条条血水,慢慢渗入地里。

    凌渊和柳行风两人引走了大部分黑衣人,剩下几个由护卫对付。

    姜芮和凝香不会武功,躲在马车下, 暂时安全。

    顾小姐和顾小公子躲在另一架车中,顾小公子被吓得鬼哭狼嚎, 突地横空飞来一柄利剑,直直插入他耳边木头里,就见他眼白一翻,浑身颤了几下,身上散出一股尿骚味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姜芮凝神关注战况, 敌人一共三十来人,光光围攻凌渊的就有十几个人,虽然他武功高强, 内力浑厚,但坐在轮椅上, 到底不够敏捷,双拳难敌四手,慢慢被逼至崖边。

    那场景看得人心惊, 他倒仍是不慌不忙,出手既稳又准,一剑一个。

    柳行风一人对付七八名魔教妖孽,本就有些捉襟见肘,又要分神照顾表弟表妹,实在苦于应付,身上已受了多处伤,他看见凌渊处境危险,却又帮不上忙,一时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开春下过几场雨,土地疏松,悬崖经不住十几个人的重量,在无人注意到时,慢慢裂开几条缝。

    姜芮正关注那边,见状立刻出声:“庄主小心!”

    但为时已晚,凌渊击杀了最后一名黑衣人,还来不及离开崖边,整个人连同轮椅被大股流泥带着倾泻而下!

    “凌兄!”柳行风惊呼,悲怒之下,出手越发狠绝。

    却只听得一声呼哨,那群黑衣人似得了什么信号,如来时般迅速退去,留下一地同伴的尸体。

    姜芮跑到悬崖边往下看,因山林里白雾缭绕,几丈之下的景象就看不清,不知下面到底有什么,也没发现凌渊的踪影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并不仅仅是在担忧凌渊的安危,同时也感觉这件事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她见过凌渊另一面,虽然当时他没出手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的身手绝不止今天表现的这般,落崖之前,以他的能力明明能够自救,却不知为何,放任自己掉下去。

    难道他另有目的?

    如果落崖是他有意所为,那今天这场突袭,是不是也不如看起来那般简单?

    “凌兄!”柳行风一瘸一拐跑到悬崖上,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姜芮也跟着一起喊:“庄主——”

    回应两人的,只有山野间阵阵回声。

    柳行风坐在地上,狠狠捶了几下地面,而后抹了把脸站起来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不容乐观,虽然敌人已退,但他们这边,凌渊落崖,生死不明,一群护卫死的死伤的伤,他自己身上也有多处伤口,队伍里还有女子和小孩,要是那群魔教妖人又杀回头,他们根本没有抗击之力,现在只能连雨赶路去搬救兵。

    “三娘,走吧,我们去找人来救凌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姜芮摇摇头,“柳少侠带着大家回去疗伤,再让人来救庄主,我现在就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行风一惊,忙阻止:“荒郊野外,你一名女子如何保证安全,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柳少侠关心,不过我主意已定。”她返身回到马车里,在凝香欲言又止的注视中,拿了几瓶伤药、干粮和火折子,打成个小布包背在身上,又从一名黑衣人尸体上捡起一把匕首,插在腰间,最后捡了根木棍,顺着崖边一条陡峭的小路,攀着藤蔓慢慢往下走。

    柳行风怔怔看着她坚定的背影,竟无法出口挽留。

    他似乎今天才算真正认识她,一名小小厨娘,一个孤身弱女子,却比多少所谓七尺男儿勇敢果决,比多少满口江湖义气之辈更懂得恩情大义。

    春天草木生长旺盛,姜芮用木棍探路,一手抓着路边的草叶缓缓向下移动,凌渊落崖那处虽然是峭壁,但山崖两边却有陡坡,她如今就是沿着陡坡往下走,路况十分不好,与她而言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一刻钟,向下还是看不见谷底,向上看看,一片白茫茫,也望不见崖顶,又走了一刻钟,忽然听见潺潺水声,原来底下有条小溪。

    云雾只缠绕在山腰,谷底视野一片清明。姜芮站在溪边判断了下方向,沿着溪流向上游慢慢寻找。

    在一处乱泥堆边,她发现凌渊的轮椅,四下望望,却不见他人。

    “庄主——庄主——”姜芮将手圈在嘴边呼喊,山谷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回音。

    凌渊此时靠坐在一棵树下,刚才落崖,崖顶至谷底距离太远,为了安全着陆,他耗费了不少内力,经脉中的毒素又有反噬的迹象,他断定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寻他,正要放任其蔓延,忽然听到有人唤他,听声音似乎又是那名厨娘,一时间倒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腿,因为自小练的是一种诡异的功法,虽能在短时间内练至大成,经脉中却会产生大量毒素,功力越深,毒素越多,到最后会使人失去理智,成为只知杀戮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大仇未报,自然不能让自己变成怪物,因此耗费精力,将毒素压制在双腿以下,平日要靠轮椅出行,只有在准备出手时,才会将其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眼下他的内力已经消耗不少,若又要分出一部分来压制毒素,必定比平常更加艰难,可若不压制,一会儿那小厨娘寻过来,难保不会发现他的异常。

    眉心渐渐皱起,凌渊在心头嗤笑,他原笃定今日不会有人来寻,也并未因此产生什么失落忧伤的软弱情绪,就算是与他交情最好的柳行风,此刻也不会放下一切来寻他,没人来才是他想要的,他知道如何应付所有孤身一人的状况,有人倒成了烦恼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没想到,来的不是他的好友,不是他的手下,而是一名厨娘。

    其实一个小厨娘,若要想她成不了烦恼,有的是方法。

    这一双手,早不知沾了多少人命,哪还在乎多一条两条。

    呼声越来越近,凌渊却看着自己的手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姜芮已经觉察到凌渊在哪,仍做无所知的模样,四下寻找着朝那个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在想一件事,那就是凌渊会以哪张面目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依她的观察,凌渊应该是练功时出了问题,有点类似于走火入魔,因此坐着轮椅和戴着面具时,行事气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而他表露在人前的是鸣山庄庄主这个身份,显然暂时还没有人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,若待会儿她正好撞见他不正常的样子,不知他会如何处置她?

    如果他想对她下手,那她只能先一步出手了。

    姜芮甚至在心里盘算着,把凌渊敲晕带走囚禁起来,慢慢给他治病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庄主!”她终于看见坐在树下的凌渊,欣喜跑过去。

    凌渊缓缓抬起头来,面色有些苍白,不过嘴角微微勾着,神色依旧温和的样子,看见她颇为惊讶,又不赞同道:“柳贤弟怎么能让你独自一人下来?”

    瞧他的模样不准备暴露本性,姜芮便一脸惊喜道:“柳少侠受了伤,府里的护卫也都受伤了,他带大家去疗伤,再找救兵来找庄主,只有我没什么事,留在上面也帮不上忙,所以自作主张下来寻庄主。庄主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凌渊微微摇了下头,“一点小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姜芮将身上的小包解下,摊开在他面前:“这是我从车上带来的药,不知道有没有庄主用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凌渊看了看那些伤药,拿起一瓶金疮药,解开衣襟,只见他肩上不知何时竟被戳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姜芮低呼一声,顾不得回避,忙又找出一团纱布,等他将金疮药撒上之后,就将伤口细细裹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另外一些小伤,凌渊没去管它,他抬头看了眼天色,对姜芮道:“趁现在天还算早,你按原路返回,到了崖顶后一路往东走,天黑之前可以抵达崇安城,你带着这枚玉佩,到城东最大的当铺,自然有人接待,让人安排你回鸣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那庄主呢?”姜芮瞪圆了眼。

    凌渊笑了一笑,“我已经没有大碍,最晚明后日,柳贤弟会带人来寻我。之后一路必定要奔波,武林盟又都是一群打打杀杀的人,不适合你跟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姜芮只管摇头,“我不会丢下庄主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不是讲义气的时候,况且你一个姑娘家,夜里在这荒郊野外就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庄主不用吓我,说了不走就是不走,你就算要罚我不听话,也得等离开这里才罚得动。”姜芮固执道。

    凌渊微微挑了挑眉,瞧那一夜,面对周老八那群人的欺负,她尚且不敢多说什么,他原以为她必定胆小怯懦,现在看着未必是那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若果真胆小,那时候在竹林里看见他,怎么敢靠近,现在又怎么敢一个人,就爬下悬崖来找他?

    但叫人想不明白的是,她为什么会来找他,因为忠心?

    这未免有点好笑,他花精力培养的手下,对他都未必有多少忠心,府中随随便便一个厨娘却忠心耿耿么?

    一旁茂盛的草丛里,忽然传出一阵草木被踩倒的动静,听声音,来的似乎是一只体型不小的动物。

    姜芮立刻紧张道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凌渊侧耳判断了一下,轻轻一笑,将她拉到身后:“莫怕,是午饭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灌木丛中忽然冲出一头黑皮大野猪,满身钢毛,铁齿獠牙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